資訊內容

當前: 首頁 集團資訊 > 集團動態 > 資訊內容

三大運營商手機黑卡被隨意售賣 電信詐騙處灰色地帶

時間:2018-07-09 08:35:24 來源:央視財經 點擊: 分享:

2013年7月開始,工業和信息化部制定出臺了《電信和互聯網用戶個人信息保護規定》和《電話用戶真實身份信息登記規定》。要求無論是固定電話,還是移動電話,都必須進行實名登記。這個規定在今天,已經是中國社會里的一個基本常識了。

但在近期,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欄目接到了部分消費者舉報,他們反映,在福建省莆田市的安福電商城,有人在兜售未經實名認證的電話卡,即不用實名登記就能使用的手機電話卡,俗稱“黑卡”。315在行動的記者趕往福建莆田進行了調查。 

福建省莆田市安福電商城位于福建省莆田市學園中街1852號,屬于莆田市的鬧市區。

每到晚上十點后,安福電商城燈火通明、門庭若市,各種販賣鞋子、服裝、手表的店鋪不停地忙著發貨送貨。而就在整個市場的西南角,一處幽暗的角落,一個小板凳、一張小桌子,一字排開的就是這些賣手機卡的攤點。

一個賣黑卡的賣主告訴記者,她賣的這個聯通卡絕對是運營商的正規卡,已經用別人的身份證激活好了,為了驗證卡的真實性,賣主當場做起測試,果然顯示中國聯通。

就在記者詢問的過程當中,陸續有人前來買卡,其中一人稱已經在這里陸續買了100多張了,每張25元,他做淘寶用,接收短信打電話都可以。前后不到10分鐘的時間,攤主已經賣掉了25張卡,并表示她備貨充足,可以大量供應,一次性購買200張都有貨。

就在這位售賣者的旁邊,每隔不足十米的地方,都會有一個銷售電話卡的小攤點。在這條不到100米的街道上,記者就看到了至少有七八個賣卡的人。那么,暗地里販賣不用實名認證的電話卡攤販究竟還有多少?

另一個黑卡賣主告訴記者,人家做淘寶的、做微商的、做微信的,都去買這種卡充值使用。這種實名卡既能打電話也能接電話,比只能接電話的貴,要35元一張。

最終,315在行動記者花35元錢買了一張卡,又分別用25元錢買了兩張卡。

通過查實這三個手機號碼分別是,

17158463935中國聯通虛擬運營商號碼;

17046331455中國聯通虛擬運營商號碼;

17001681657中國電信虛擬運營商號碼。

相關數據顯示,

中國電信目前虛擬運營商號段為:1700、1701等,累計3000萬號碼資源;

中國移動目前虛擬運營商號段為:1703、1705等累計3000萬號碼資源;

中國聯通目前虛擬運營商號段為:1704、1707等共14個千萬級號段;成為三大運營商中擁有虛擬運營商業務號碼最多的一家。

而根據公安部發布的數據顯示,僅溫州市反詐騙中心成立以來,接到報案的3000多起電話詐騙中,近三分之一的詐騙電話,都是通過170號段打進來的。由此可見這些號段的電話,的確存在不小的問題。

6月23日晚上10點,正當315在行動記者在安福電商城進行暗訪時,幾個穿工商制服的工作人員在市場視察,但他們并沒有查處那些在市場門口支著小桌亮臺燈的黑卡攤點。除了三大運營商的虛擬號外,記者能不能在這里買到三大運營商正規的電話卡呢?

315在行動記者:今天有正規的移動卡嗎?134開頭的。

黑卡賣主:145一張,里面有50元話費,已經實名過了。

攤主告訴記者,正規的移動電話卡要比虛擬電話卡高出幾倍,即便這樣,她也需要提前預約才能進到貨。她加了記者的微信,約好第二天拿到卡后出售。

第二天晚上11點鐘,這位攤主按時在原地擺攤兒賣卡。見到記者后,她熟練地從一個小塑料袋子里拿出一張不帶任何外殼修飾的裸卡。告訴記者,只要不被舉報就可以一直用下去,但因為是黑卡,又是移動正規號碼,所以可以直接用微信或支付寶進行充值,不用去移動的營業廳充值,這樣也就不用提供卡主的身份信息。

記者隨后就在攤點撥出了這個手機號碼,來電顯示,這個號碼的歸屬地是河南新鄉,號碼為13419878976。

像這樣的黑卡除了這種外設的攤點外,網絡平臺是否能購買的到呢?

記者在淘寶上輸入關鍵詞“手機號 非實名制“后,網絡頁面跳轉出很多像這樣的淘寶店鋪。

記者隨意打開一個注冊地在江西贛州的“盛豐偉業數碼專營店”。

店鋪顯示銷售各種套餐電話卡,特別在“鎮店款”的下面有兩行紅色字體的信息提示:上面寫著“收到卡請在一個禮拜內激活,否則逾期未上傳資料進行實名激活開通會進行釋放,造成此情況由買家自己承擔”。

當記者提出需要那種不用自己實名認證就能買到的“黑卡”后,客服很謹慎地說,可以加記者的微信,詳細談談。

記者通過掃碼加了這位客服的微信,記者發現在這個名為“恒生通信-登登”的人的朋友圈里,每天都在發放大量各種號段電話卡的廣告,有的明確標注:無需實名,即插即用,千張起大量優惠。各類卡片品種紛繁多樣,各種打包發貨的照片充斥著她的整個朋友圈。

當記者告訴這位客服需要三大運營商正規的電話卡后,這位客服給記者發來這樣的報價單,上面寫著:正規的電信卡歸屬地隨機,180元一張;正規的聯通電話卡歸屬地隨機,300元一張。

為了驗證這些黑卡是否真的能使用,最終記者花了480元錢買了一張電信電話卡和聯通電話卡。

第二天,記者從這個客服給出的順豐快遞單號中查閱到,這兩張卡的發貨地點是廣西南寧,而最后收到的快遞包裝顯示寄件人李先生,手機182開頭,尾號0225,寄件地址是:五象大道陽光新城。記者通過測試發現,這兩張卡歸屬地都是廣東廣州:電信號碼是19927630416;聯通號碼是;13119597475。

然而,不僅僅是淘寶電商兜售不需要實名認證的黑電話卡,記者在微信上的微商渠道,也發現不少黑卡的賣家。當記者問是否已經實名制時,這個微商直接用語音回復。

黑卡賣主:手機卡都是已經實名過,收到之后直接使用,號碼有170、171開頭的,也有正規移動聯通電信13、15、18開頭的,它們的價錢都不一樣。

當記者告知想要移動、聯通、電信正規卡各一張時,他給出這樣的報價。

黑卡賣主:200元一張。最低的是聯通騰訊大王卡,含20元話費,號碼和歸屬地隨機發200元一張,北上廣的歸屬地除外。移動的號碼300元一張,聯通和電信的號碼,可以200元一張,總共是700元,微信直接支付。

當記者聲明想要一張北京移動的電話卡,其它電信和聯通正規卡各一張時,他告訴記者要再追加50元,一共750元。記者最終把錢通過微信轉給賣家。但這個賣家很警覺,過了兩天仍然遲遲不肯發貨。在記者的追問下,他最終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黑卡賣主:不敢發,不能為了你這一張卡,連累了跟它同一個批次的卡,因為你這張卡強停了之后,會帶動跟它同一批次的卡,都會被強停,不能因小失大,都不敢發。

最后賣主只同意發一張移動黑卡和一張電信黑卡,在它給出的兩個快遞單號里,記者查詢到電信電話卡是從江西九江發出,移動電話卡是從河北廊坊發出。通過手機測試發現電信號碼13351434751的歸屬地,是黑龍江牡丹江,但另一張移動的號碼則不能正常使用,為了核實清楚,隨后記者撥通了中國移動10086的客服電話。得到的回答是這張卡之前發送了不良短信或者垃圾語音,被其他用戶舉報而關停。

由此,記者通過街邊攤點和淘寶店鋪以及微商店鋪一共買了五張正規的移動、聯通、電信三大運營商的電話卡。它們都已經被其他人的身份證實名認證并激活,并且在市場里隨意流通,記者簡單查找和溝通之后,都能隨意購買到,無任何障礙。

沒有經過任何的身份信息認證,也不需要再用實名制激活電話卡,只要花錢,記者就能從街邊攤、淘寶店或者微商那里買到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三大運營商號段里的“黑卡”,這些黑卡能否在三大運營商正規的營業廳里完成充值呢?

在莆田市荔城區梅園西路57弄18號電信營業大廳,記者準備在柜臺為購買到的電信“黑卡”充值,但因為是外地手機號碼,記者被告知,只有在柜臺購買電話卡才可以進行充值。

工作人員要求記者寫出要充值的手機號碼、充值人姓名和郵箱號,記者隨意虛構了一個人名,留下要充值的“黑卡”號碼,準備購買50元的電話卡進行充值。

中國電信莆田市梅園營業廳工作人員:手機號碼是19927630416,名字叫王林。

就這樣,無任何查閱本人身份證件的過程,僅僅報一個虛擬的名字,這張違規購買得來的黑卡號碼,就買到了一張50元的電信充值卡。隨后記者充值成功。

很快,記者的郵箱里也收到這樣一份50元的充值發票。購買方是王林,開票方是: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莆田分公司。

其它的黑卡是否也能在營業廳完成充值呢?

在莆田市城廂區學園南街236號的中國移動龍脊山營業廳,記者在這里排隊等待給一個移動號段的手機黑卡充值。

柜臺工作人員依然沒有讓記者出示本人身份證件,而記者隨意用王林的名字,就為13419878976這張黑卡買到了50元的充值卡,并充值成功。

很快,記者的郵箱里也收到了一份充值發票,購買方是王林,開票方是:中國移動通信集團福建有限公司莆田分公司。

而在莆田,記者找了多家中國聯通的營業廳,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因為營業廳里這幾天沒有充值卡,因此無法完成這些號碼的話費充值。

在當地營業廳的自助充值終端服務器,記者輸入聯通“黑卡”13119597475的信息后,顯示:自助終端暫不支持異地號碼現金交費,因此無法完成充值。

至此,315在行動的記者購買到的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三大運營商的黑卡,其中,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的黑卡分別完成了在莆田營業廳用充值卡充值,并分別拿到了一個虛構的名為“王林”的正規充值發票。

北京市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會常務副會長邱寶昌認為,電話卡非實名登記現象,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電信運營商靠渠道養卡、盲目追求用戶數量,利用線下渠道養卡,即兜售給卡販子,由此滋生了非實名卡、黑卡等亂象。特別是許多虛擬運營商是輕資產企業,缺乏銷售渠道,依靠單純的線上渠道很難發展規模用戶,只好靠線下的卡商、卡販來分銷。

北京市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會 常務副會長 邱寶昌:法律上有規定,實名制是非常明確的,也是很具體的,但在執行過程當中,個別的人和個別的單位,打了折扣。我認為應該要進行追責,對運營商或者對一些虛擬號段的企業,進行相應的規整和處罰。運營商要負主體責任。

【半小時觀察】

對于電信公司或者虛擬運營商來說,可能只是一張小小的電話卡,幾十元話費的小事,但這些 “黑卡”規避了實名注冊,使得垃圾短信、電信詐騙有了藏身之地,目前通過淘寶、微信,甚至更多網絡平臺隨意兜售的這些“黑卡”,銷售手法越來越隱蔽,擴散范圍也越來越大,危害不言而喻。

在節目采訪過程中,群眾舉報的這些問題,也引起了相關電信運營商的高度重視,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公司向欄目表示,當客戶利益與企業利益發生矛盾時,通信公司將毫不猶豫地去保證客戶利益。在實名制認證、業務銷售等方面,這幾年來,三大電信運營商均出臺了各種嚴格的業務管理規定,效果是良好的。對部分分公司違規經營行為,侵害客戶權益的行為,他們將實行“零容忍”政策。針對消費者和媒體的這次監督,他們將成立專項工作組,對節目所曝光的內容進行專項調查,問題要一查到底,絕不姑息,同時也將配合行業主管部門做好對虛擬運營商的監督工作。

我們也希望行業主管部門,加大對電信服務網絡營銷渠道的監督檢查力度,全面清理非委托網絡代理商,多管齊下,真正遏制住市場上的這些“黑卡”。

棒球大联盟第七季